Tag Archives: Stael

Stael_Concert_1955

Nicolas de Staël「音樂會」

Nicolas de Staël (1914-1955)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之一,參見拙作「八千年的春天—-談談Nicolas de Staël」,本篇欣賞的是Nicolas de Staël 1955年的作品「音樂會」(如下圖),此為Nicolas de Staël絕筆之作,畫未完成Nicolas de Staël即跳樓自殺,此作現藏法國AntibesPicasso Museum

Stael_Concert_1955

Nicolas de Staël  Le Concert  1955

人生到了終點,鋼琴、低音大提琴沒人彈了,樂譜散落,低音大提琴上也沒有弦。「欲知心斷絕,應看膝上弦」,雖是一件未完成的作品,Nicolas de Staël作品裡一貫的大器還是表現出來了。

下圖是Nicolas de Staël在自己畫室中的照片短短四十一年的生命無論什麼時刻總是接近死亡。

Stael

Photo of Nicolas de Staël
Non-Commercial Use, Education and Analysis Only

Stael_The Moon_1953

八千年的春天—-談談Nicolas de Staël

Nicolas de Staël (1914-1955)出生於俄羅斯帝國時期的聖彼得堡 (St. Petersburg)歸化法國籍的大藝術家。有書將Staël稱為第二代抽象大師,此種稱呼應該是把Wassily Kandinsky (1866-1944) 當做第一代抽象,不過Staël本人倒不認為自己是純粹抽象畫家,也拒絕跟其他同輩抽象畫家一同展出。OO八年六月在倫敦ChristieStaël的「馬賽雪景」以約合台幣 1 1352 萬拍出。

Stael_La Vie Dure

Nicolas de Staël  La Vie Dure  1946

筆者喜歡Staël,是從上圖「困頓生活」開始的。電腦圖的解析度太差,把影像都模糊掉了,請有興趣的讀友一定要自行找Staël的畫冊。此畫原作現藏法國巴黎龐畢度中心,要等Staël回顧展才會出來。

「困頓生活」作於Staël的第一任妻子剛剛過世之時,生活貧苦又痛失極為照顧Staël的愛侶,Staël以他簽名式的桿型線條,對我們描繪了精神與物質雙重的「困頓生活」。一種在崩潰邊緣的平衡,將觀者圍困在Staël的坎坷筆觸中,總覺得這幅畫隨時都要壞散瓦解一樣。

「你並不是畫你所看見的或你所想到的,你畫的是真正震動你的事物。」Staël解釋道

Stael_Composition_1949_97x130

Nicolas de Staël  Composition  1949

到了上圖「構成」,Staël改用色塊來架構真實的空間,強烈的明暗對比營造出畫面的透視感和景深,論者謂「面對飽含深意的激情,瑣碎的細節不再有價值」,確實直取Staël的精要。「飽含深意的激情,去除瑣碎的細節」,Staël全部的畫作,都可以以這兩句話來理解。能講出這兩句話的藝評家,真是一位相當好的藝評家。

Staël眼中視野所及皆是色塊,如下圖「足球員」,每個球員都是一個色塊,足球運動是色塊與色塊間的激烈碰撞,用顏色本身的重量對比及塊面構圖來形成飽含張力的動勢,沒有急促的筆法,但是整個畫面卻充滿碰撞感。

我常常思考,這樣的力量是怎麼得來的?要表現速度與碰撞,並不是直接在畫面上畫速度與碰撞。好比少年時是「為賦新詞強說愁」,到真正識盡愁滋味時,卻是「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天涼好個秋顯然是更深刻更純粹的感情。感情進入更深的一層,自然會出現得魚忘筌式的表現方式。Staël飽含深意的激情,充滿了深厚的人文觸動,有如大音無聲級的天籟。

Stael_Les Footballeurs_1952

Nicolas de Staël  Les Footballeurs  1952

        「面對一個物像,同時會受到在旁其他物像無限重疊的關係所干擾。於是我試著去畫一些比較簡單的形,去找出一種自由的表現。」用這段Staël所說的話,來體會Staël的空間感受性。原來在Staël心中,物像間或者說色塊間是無限重疊的。也就是說,在我這樣的凡人之眼裡,空間中的獨立一物,在Staël的眼中,是複雜地與周圍萬物相互干涉。兩個物件間有一個關係,三個物件有ABACBCABC四個關係,四個物件有ABACADBCBDCDABCABDACDBCDABCD等關係……。隨便一張風景畫,空氣、下一秒鐘的空氣、光線、下一秒鐘的光線、樹林、第一棵樹、第二棵樹、小屋、道路……,物件多得不得了,相互重疊干涉,一想頭都暈了。只有把它們簡化、再簡化,概括與歸納。如下圖「屋頂」,簡單的形、自由的表現、法國北方Dieppe的天空,無限的人文與抒情。
Stael_Les Toits_1952

Nicolas de Staël  Les Toits  1952

        Staël較晚期的作品「月」(如下圖),這件作品格外能引起東方人共鳴。中華文人傳統喜歡望月,「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糾兮,勞心悄兮」,月亮是一切精神性的美好想像,月圓月缺更是充滿象徵。Staël以獨特的用色,極簡的畫面,細緻的色彩敏銳度,表現出精神上的哀傷。下半部的紅色割線,要解為觀月者也可以,但我認為那是「哀傷」的抽象化具體表達。這件作品等於宣告了:顏色才是繪畫的核心。

        「繪畫的空間是一面牆,全世界的鳥在其上自由飛翔,進出各層深處。」Staël說。

Stael_The Moon_1953

Nicolas de Staël  The Moon  1953

本文標題引自莊子逍遙遊:「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此大年也。」八千年也只是一個春天,這是大度大器的大年,大年裡的春秋,當非朝生暮死之輩所能理解。

Staël深厚的人文內涵,與純粹抽象裝飾畫派做出了區隔。Staël始終堅稱他不是一位純粹抽象畫家,雖然我認為,是否純粹抽象其實不重要,惟一重要的,就是作品帶給人的感受。

Staël的作品,藉由絕頂的細緻色彩,敏銳地捕捉了人類的精神層面,是真正觸及存在根本性的大器之作。「面對飽含深意的激情,瑣碎的細節不再有價值」,Staël的作品,足以超越小年小歲。沉醉在Staël的繪畫世界,也許這一小時、兩小時Staël斑剝的色塊裡,能將我們的精神生命、朝菌蟪蛄般的人生,帶往八千年永恆的春天。

More Help:在春天裡
dog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