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wombly

Twombly_Autumn

人是神的一部分—-談談Cy Twombly

Cy Twombly (1928~),出生於美國,活躍於歐洲,以塗鴉抽象名動全球,現存於世的抽象大藝術家之一。二OO五年十一月在紐約SothebyCy Twombly的「紐約市」(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2 8696 萬拍出。

Twombly_NYC

Cy Twombly  New York City  1968

「如果一幅畫只有潦草數筆也可以,那只能是Cy Twombly的。」

        看到上圖「紐約市」,我想待過紐約的朋友都會同意,這就是紐約:黑壓壓的一群人、吵雜、擁擠、高聳入天的摩天大樓,四處潛藏的犯罪與暴力,但同時似乎也有高雅的貴族紳士行走其間,整個都市的節奏非常緊湊,既協調又混亂,一個現代化的國際大都市,世界的多極中心之一—-New York City」。

        光是上圖「New York City」所展現的抽象表述力,已經說明了Cy Twombly不是等閒之輩,但Cy Twombly還遠不止於此,下圖一到下圖四,「春」、「夏」、「秋」、「冬」系列作,才是Cy Twombly真正功力之所聚:

Twombly_Spring

Cy Twombly  Spring  1995

        「春天 (如上圖) 是最殘酷的季節( April is the cruelest month, The Waste Land by T. S. Eliot ),背景白色的雪溶了,活力旺盛的生命鮮紅地冒出來,短促有勁的線條,迎向這朝氣蓬勃的四季之始,用顏色與線條來表現季節的感受,Cy Twombly這幅畫足以與大詩人T. S. Eliot的「荒原」(The Waste Land) 比肩。

Twombly_Summer

Cy Twombly  Summer  1995

        夏天 (如上圖) 一到,艷陽高照,金黃色的光芒讓人連眼睛都睜不開,拖曳的筆法像多雨的夏季,又像汗流浹背的旅人,Cy Twombly的夏天,是屬於光與熱,還有勤奮工作的人們,就像個現代伊甸園一樣。

Twombly_Autumn

Cy Twombly  Autumn  1995

        「春來花開,秋 (如上圖) 去花落,大自然在時間之流裡冷酷地前進,從不斷循環中更新力量,沒有什麼能留下痕跡。」(引自「十三座海洋」之「愛的亡靈」) 楓紅草黃,落葉飛舞,受到中華水墨影響的枯枝隱隱若現 (此部分可能是受到元朝倪瓚的影響,此為筆者獨門看法,若有讀友有機會,可向Cy Twombly查證),凋零衰敗的感覺充滿整個畫面,千言萬語,總歸一句「搖落深知宋玉悲」。

        大地冰封千里,嚴冬 (如下圖) 像黑沉沉的夜般落在這個世界上,白雪和黑夜的世界,漫長又難熬。冬天來了,凡事要終結了,構圖用筆變得極為簡單,卻隱藏著極豐富的「事」與「情」,一切都在隱藏,一切都在等待。

Twombly_Winter

Cy Twombly  Winter  1995

在筆者一度覺得平面抽象繪畫已經走到盡頭的時候,Cy Twombly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再度帶來平面抽象繪畫新的可能。Cy Twombly對我最重大的意義,乃是告訴我們,人類的創造力和潛力無窮無盡,不可斗量不可限量。

        春夏秋冬」的水準,已經到達了十五大師之列 (參見拙作「藝術史十五位大師),但為何我沒把Cy Twombly列入十五大師呢?因為Cy Twombly其餘作品跟「春夏秋冬」有落差。如果Cy Twombly能穩定地創作出「春夏秋冬」等級的作品,例如說「春夏秋冬」這種等級的作品能有個20件,那就能列入十五大師,我以這段話期許遠在歐美的大藝術家Cy Twombly

有了Cy Twombly,以後筆者再也不敢說「平面繪畫已死」這種武斷魯莽之見。深不可測,永遠看不見盡頭的人類潛力:我相信人是神的一部分。

2011.9.17增補

Cy Twombly已於2011年七月去世。

More Help:我也有宗教情懷

dog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