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Vlaminck

Vlaminck_Paysage

飛白體—-談談Maurice de Vlaminck

Maurice de Vlaminck (1876-1958),出生於巴黎的法國畫家,與Henri Matisse (1869-1954)André Derain (1880-1954) 並稱為野獸派三大領袖。雖說三人之中整體藝術成就以Matisse為最高,Vlaminck反而是最能發揮野獸派色彩熱情的大畫家。野獸派這個名詞是藝評家偶然的一句話,用以描述MatisseVlaminck這群人當時的畫風,本身倒沒有嚴謹的定義,泛指用色大膽、筆法狂放,以表現為中心的畫法:「你覺得陰影是藍色嗎?那就塗上深藍!」

        為藝術家歸類流派,只是說談之趣。李白屬於那一個詩派?很重要嗎?直接品味作品才是王道。二OO二年二月在倫敦ChristieVlaminck的「在夏圖的塞納河」(如下圖) 以約合台幣 3 3358 萬拍出。這一件屬於Vlaminck早期作品,Vlaminck真正的個人風格還不明顯。

Vlaminck_La Seine a Chatou

Maurice de Vlaminck  La Seine à Chatou  1906

        「我提高所有的色調,把所有感覺都轉化為色彩的交響,我是一個溫柔又充滿暴力的野蠻人。」如下圖「雪景」,如下第二圖「田野」,如下第三圖「茅草屋」。Vlaminck的風景畫,瀰漫著空氣的濕度、雲彩的厚重感,天空不平靜,地面也不平靜,彼此唱和,連平靜的景色也有風起雲湧的感覺。
Vlaminck_Paysage

Maurice de Vlaminck  Paysage Enneigé  1922

        在不平靜的空氣裡,樹木也張牙舞爪露出猙獰的面目。「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在Vlaminck筆下,四季都是秋天,遙接自Vincent van Gogh的狂躁筆觸,將大自然的暴力感野獸地呈現出來。

        「好的繪畫就像美食,可以品嚐,無法解釋。」Vlaminck也不贊成解釋繪畫,繪畫與語言,是兩種大相逕庭的媒材。
Vlaminck_Le Champ

Maurice de Vlaminck  Le Champ  1932

Vlaminck的風景畫,不由得讓我想起日本導演北野武 (1947~) 所說的:「我的電影,因為我的暴力,所以顯得更溫柔。」狂暴反襯溫柔,從狂暴中突顯溫柔,Vlaminck與北野武倒有異曲同工之妙。

        Vlaminck精神上以Vincent van Gogh為一生的老師,筆法確實也得到Vincent van Gogh的真傳,兩人的畫面一樣地激烈,熱情地讓畫布幾乎承載不住。
Vlaminck_Thatched Cottages

Maurice de Vlaminck  Thatched Cottages  1933

        把畫風景的手法用來畫花,Vlaminck的靜物花卉充滿死亡的氣氛。如下圖「瓶中花束」,一瓣白花在紅瓶前飄落,萬物即將腐朽的感覺,彷彿就是花朵凋謝前夕,稍縱即逝的一刻。
Vlaminck_Bouquet de Fleurs

Maurice de Vlaminck  Bouquet de Fleurs dans un Vase

「飛白體」本是中華書法的一種字體筆法,相傳為書法家蔡邕 (132133-192) 所創。「上言加餐飯,下言長相憶」,深情款款的蔡邕,寫起書法來也是一把好手 (關於加餐飯、長相憶這首「飲馬長城窟行」版本有數種,相傳為蔡邕所作,也有一說佚名)。「飛白體」書寫時運筆讓筆頭不完全出墨,使部分呈枯絲、留白。北宋書法家黃伯思 (1079-1118) 解釋道:「取其發絲的筆迹謂之白,其勢若飛舉者謂之飛。」後人把書畫的乾枯筆觸部分泛稱飛白。

此處借「飛白體」指Vlaminck風景畫裡那神乎其技的一抹飛白 (參見Vlaminck的畫冊,大約1920年後即大量出現「飛白」),狂風驟雨裡的一抹飛白,因為狂亂,所以顯得更溫柔。

More Help:我係光頭
dog39